Archive for June, 2009

Jun 29 2009

PICK UP & DROP OFF 6/18-21極匆促香港行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_MG_2415
這是我最喜歡的香港標誌,「把客人丟上去和丟下去」。

畫圖的佩聰帶我們去的一個「老區域」(我已經忘記名字了…),我非常非常喜歡的地方,一個拐角處賣著幾種糕,當中有一種讓我馬上掏錢非吃不可。佩聰說這是香港人從小吃到大的白糖糕,但這也是我從小在一些麵包店可以買到的「倫教糕」(不知道為什麼叫這個名字,我一直都念成倫敦糕…)現在已經找不到了。
_MG_2400

人好多好多好多,萬一走散了,記得到「恆生銀行」互等,因為每個車站有很多Information desk,但恆生銀行只有一個。
_MG_2402

晚上八點,維多利亞港邊的大樓會紛紛亮燈,香港人會掀起港邊的排水溝蓋釣魚,因為下面就是海。
_MG_2409

聽說,每年在大鐘旁倒數的香港人群,會在新年開始的五分鐘之內統統消失不見…
_MG_2408
因為凡事講求快捷迅速的香港人對舊時刻沒有眷戀,又香港的大眾運輸真的太發達便利了。

只有老藥房才還會用這種牛皮紙把藥包起來。
_MG_2394

道地香港人才會去的「冰室」,她是完美伴遊佩聰。
_MG_2384
「冰室」賣飯也賣冰水,冰室以前都還有貓狗閒躺風景,現在已經不允許了。

這應該可以治百病︰
_MG_2387

我想我喜歡香港,
在那些半懂不懂的中文字中,
有一種遇見從未相見的遠房親戚的感覺…
_MG_2388

Share on Facebook

4 responses so far

Jun 21 2009

今天要回家了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_MG_2427
這是昨晚的香港,
回住處的路上,我走最左的那條。

Share on Facebook

2 responses so far

Jun 15 2009

真的是很容易快樂的小狗啊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_MG_2281

_MG_2267

偷偷舔腳以為我都不知道…
_MG_2284

昨天的雨滴,現在應該在天上當雲…_MG_2299

然後這本來是活在海裡的,現在來幫我當海綿工具畫圖,沾了水,好像活了起來…
_MG_2294

Share on Facebook

5 responses so far

Jun 14 2009

重新和我的「吐舌小人」相處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_mg_2267

當「重新處理」《驚喜》到這個階段的時候,那天我竟然快樂到不行。

快樂的原因我自己想,應是「終於又回到圖畫書的氛圍」,真是太久沒做圖畫書了。

《驚喜》是我的第一本書,文+圖。它是1991年底做,1992年得獎(佳作),1993年和《子兒吐吐》一起出版的,應該是(通常我會記錯)2004年被通知要停版。

這兩盒水溶性蠟筆是當時畫驚喜用的,經過16年,
除了沒用完居然還剩很多(要反省)。

_mg_2246

老實講,這本書形式的起因,真的是希望「可以驚喜大家」而作的…

也是和學研秋山大叔做書不舒坦時,發憤要做一本「完全自己風格」的狀況下作的。

_mg_2222

經書的摺法:

_mg_2223

如果書翻錯邊,會以為是無字天書(這次要處理的就是無字無畫的這半邊書)…

_mg_2226

1993年出版當時,為了不讓這本書在書店裡「被翻得哩哩辣啦」,出版社的人打電話問我「可不可以降低版稅0.5%來多做一個紙盒」,雖然覺得這個理論有說不出的怪怪和有點「欺負我這個新來的」,但是為了「我第一本書和我自己的前途」,我(含恨帶淚的)答應了。

當時為了容易圖面的連貫,是先把白報紙貼整面牆站著畫草圖,草圖完成再用燈箱把圖描一遍到圖畫紙上,接著拿去彩色影印(那時一張彩印要110元,印壞顏色的也要算),最後手工作「至少一本」樣書來左翻右瞧。

圖畫得盡興,為了比賽(因為自己以為參加比賽的作品一定要有文字)硬是湊了一個故事上去。

這個不知所云的故事(至少我是這麼想)讓我從來都羞於跟人家大方說這本書的存在,一直到出版社通知我不再出版的那年(一點都不猶豫的就答應了),我才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教訓←不要出自己都讀不懂的故事)。

但是,就是「不要以為人生的結局只能有一種」,當出版社今年又問我「要不要再考慮驚喜重新出版」一事時,我又一點也不猶豫的答應了,因為對這「我的第一本書」,還是有著深感情。

16年的光陰,我要相信(也固執的)它會有新生命。

Share on Facebook

11 responses so far

Jun 11 2009

風景飛馳而過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200906100322009061003320090610034
200906100362009061003720090610038200906100392009061004220090610043200906100462009061004720090610048200906100512009061005220090610053

大舅媽分不清背痛或是心痛的兩個禮拜,前天走了,靈魂得到解脫。聽說,她跟三阿姨說,她希望可以像三姨丈那樣在極短的時間內將這一切度過,但這極劇烈的兩星期啊。

昨早上先在高鐵站打電話給大舅說想去看看他們。這應該是我這輩子第一次打電話給他。每個「大人」都讓我以為可以永遠不用管他,因為「大人」永遠是健康有力氣的。

坐在舅家餐桌旁看著聽著這些與我有血緣的人輕輕講著話,媽媽、阿姨、曉維、堯方,話語在空氣中漂浮,真的很輕。

一個輕聲細語和想念人的下午。
傍晚高鐵上,風景飛馳而過。

Share on Facebook

2 responses so far

Jun 07 2009

「一家人」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那天從樓上探頭想找巧虎,沒想到除了巧虎,
大家都乖乖在門口乘涼,我喜歡這樣的「一家人」。
_mg_2175

「一家人」,
_mg_2179

「一家人」,
_mg_2180

「一家人」,
_mg_2183

「一家人」。
_mg_2184

這星期,我的工作,1993年《驚喜》,舊書翻新中。
_mg_2182

Share on Facebook

4 responses so far

Jun 02 2009

等雨停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_mg_2157

Share on Facebook

No responses yet

Jun 02 2009

總是讓我一點點心疼的卷卷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_mg_2115
今天和牠玩了好久…

Share on Facebook

2 response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