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10

Jan 28 2010

剉冰的腳印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IMG_5577

讓剉冰在書上蓋上一個小腳印,四個小腳趾和茸茸細毛髮,很捨不得啊。

Share on Facebook

22 responses so far

Jan 27 2010

熱呼呼的!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IMG_5412

Share on Facebook

13 responses so far

Jan 26 2010

即使最近常熬夜,也是愉快的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兩支從台北投靠來的老檯燈,右邊的大約十歲,左邊的十五歲,都低著頭好像很不好意思的樣子。
IMG_5296

探頭看看窗外有沒有貓,從車窗玻璃映見小橘和維士比坐在一起。維士比是這附近年紀最小的貓,小橘雖然是公貓,但牠似乎天生有照顧小貓的能力,所有附近的小貓都喜歡跟著牠。
IMG_5298

有一次上台北法務部幼稚園講故事,兩個小孩小迪和小布送我的狗狗,小孩的媽媽說:「我知道牠看起來有點奇怪,但是因為她們堅持要送這個給你,所以我就帶來了。」
呵呵,我養狗不挑打扮的。
IMG_5330

巧虎和芭樂樹睡在一起,我認為牠很帥。
IMG_5346

我知道怎把很髒的顏色再調成一個乾淨的顏色畫在紙上……
IMG_5333

這是上星期用這三塊調色板畫的圖。
IMG_5386

陪我挑燈夜戰的小花花(牠是因為我才變得這麼狼狽的嗎?….)。
IMG_5395

還有Tony,這一年牠睡覺開始打呼了。
IMG_5403

Share on Facebook

8 responses so far

Jan 22 2010

不管怎麼小心,牠已經被夾到「頭髮」很多次了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工作的時候,這一大一小是這麼「簇擁」著我的。
IMG_5290
Continue Reading »

Share on Facebook

9 responses so far

Jan 19 2010

一些瑣事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IMG_4450
那個在秋天心裡暗自許諾要帶Tony每個月都去玩水的心願到現在一次都沒做到……
Continue Reading »

Share on Facebook

9 responses so far

Jan 14 2010

月底見!這是新皮。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39-new-cover

今天早上空氣很凍,一年中高雄難得有幾天這樣,是好的。 Continue Reading »

Share on Facebook

8 responses so far

Jan 12 2010

這幾天都窩在一起……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IMG_5177

Share on Facebook

7 responses so far

Jan 09 2010

花花找回了一隻貓,Happy!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今天下午快兩點,我們正在吃午飯的時候,聽到外面貓不停的喵喵叫聲。
我說:「貓在叫。」
「門房」說:「對。」
然後我們當仔細地聽了一下。
猛然我想起「晃腦花花」在我上樓之前,從我前面往那個讓貓可以自由進出的小門晃去了,那時我閃過一個念頭:「花花會不會今天又要跑出去?」

車庫裡的貓罐罐、Ban-ban、花花、糕鐵和Happy都是隨著「門房」因為工作關係南下來投靠的「台北佬」。

IMG_4958

花花小時候腦部受傷沒有痊癒,所以走起路來會搖頭晃腦,牠的肢體語言很簡單,埋頭猛睡、搖頭晃腦、歪頭定住不動如少女雕像或偶爾也舔舔腳,牠也會撒嬌,就是用一種不能控制聲量的喵~喵~喵~朝我走來(看著我),輕碰到我又晃圈離開。
IMG_4646

聽說,在台北的時候,Happy都顧著花花,花花都跟著Happy,兩隻常常相擁而睡,花花莫名(或真的有事)慘喵的時候,Happy都過去顧著。所以當Happy消失在錄影機鏡頭的那個深夜,「門房」和她的朋友都說:「也許可以把傻呼呼的花花放出去,Happy聽到牠的慘喵聲,就會回來了。」

但我們並不敢真的放花花出去,怕牠搖頭晃腦並不知道閃避危險。只是在那個本來就預留給貓的空間裡,有一個小小的壓克力小門是為巧虎小橘大胖小胖做的,他們可以從這個門自由進出,想玩就出去玩,想回來就回來(Happy很快就學會)。花花從來不會想出去,或是嘗試著要從那裡出去,我們也認為牠不會。

但是就最近這兩個禮拜,花花出去了三次。
第一次牠不知何時出去,當我在外面給貓食物的時候,花花被我誤認為「來了一隻新的貓」,彎身仔細再看,才發現是花花,牠看見我慘喵慘喵又搖頭晃腦跟我進屋;第二次,也是「非常碰巧」,我做書做累,站在窗邊身懶腰看「有沒有貓的風景」,赫然又發現有一隻貓坐在桂花樹盆邊,再仔細看,還是花花!出去喚牠,牠也是再「慘喵慘喵」的跟我進屋。

今天是第三次,「門房」下樓看是不是花花,去了很久沒回來,所以我也下樓看看是怎麼回事。一出門馬上聽到兩種貓聲,一個離我很近(不確定是誰的聲音),一個離我較遠(確定是花花的),我先找近的,但沒發現貓,所以再找遠的,花花已經到隔壁教會裡面去了!

花花不好抱,一抱就慘叫,當我在試著誘花花回來的時候,「門房」不見了,又是隔了十來分鐘,「門房」跑來說:「Happy回來了!Happy回來了!」

Happy真的回來了,當「門房」想回去拿箱子來裝花花的時候,發現消瘦的Happy還戴著項圈在門口磨蹭著!!
Happy從空氣中蒸發,再從雲層中掉下來的嗎?
後來花花還執著的待在教會和側邊小巷中好久不願回來。

IMG_5066
剛剛,花花靜靜的緊緊依偎著Happy睡覺,花花一定早就知道Happy要回來,牠比誰都早知道了。

ps. ij,「找回一隻貓」真的寫了啊!!

Share on Facebook

14 responses so far

Jan 08 2010

寫在書二版之前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動物醫院三十九號這次要隨著講貓的壞話一起二版換封面上市,整理著動物醫院的舊圖,心裡有暖暖難以形容的感覺。

畫動物醫院三十九號專欄的同時,我也在動物醫院當「半職助手」,一半的時間待在動物醫院裡替狗洗澡美容包藥安撫清理籠子帶狗散步……,另一半的時間我衝到樓上工作室畫繪本,那段期間我畫完了有錢太太100隻狗和好乖的Paw。

剛開始在動物醫院裡幫「大的」的忙,有客人進來要買一包飼料我都會覺得不好意思,覺的自己在推銷東西;第一次幫狗狗美容面對狗狗的小臉的時候,我是將它當作人的髮型在剪的(我高中的時候很喜歡替同學頭髮打薄);半夜急診,兩個人從兩點忙到四點,最後動物留棄主人消失了;一早一隻狗被拴在鄰居的門口(顯然是對著我們來的),脖子上掛著一個「煩請照顧」的牌子;眼睛被分泌物黏得睜不開的一箱小貓虛弱的在我們門口喵著喵著;「大的」跟不講理的客人在醫院裡吵架,我在一旁不知該怎辦;一個行事風格很硬的醫生半夜還起來餵小貓牛奶,我說:「你這樣會好累。」他回:「那不然怎辦?」;一隻狗車禍癱瘓主人要放棄,請「大的」幫牠安樂死,「大的」答應了卻後來自己將小狗留在醫院裡慢慢治療,半年後小狗會走了,他跑去告訴主人問她要不要再把小狗帶回去養,醫療費不用算了,沒想到人家已經不養了(我還以為會有喜極而泣的劇情發生)(幸好那隻小狗遇到很愛牠的新主人)。

那段時間我們家有七隻狗和一隻貓,是全盛時期。Tony(來的時候19公斤,現在已經30)和剉冰(六個月大)是那時間養的,剉冰是放在醫院長得不討喜一直認養不出去的那隻,Tony則是在澄清湖附近流浪被一位老師載來醫院的。記得有一天我去買早餐,早餐店的老闆因為沒時間顧小孩,所以小孩大部分的時間都在一旁的有欄杆的嬰兒床裡自己玩,我不知怎麼連想到我自己的「七個小孩」,當我兩頭忙創作和動物醫院的時候,牠們在我的工作室裡難得出去散步也類似這個「被放在嬰兒床裡的小孩」啊。

有上門帶動物求診也剛好是報紙上動物醫院三十九號專欄讀者的客人,一進動物醫院門口就狐疑的看看前面又看看後面,又確認門牌,然後問「大的」:「這是動物醫院三十九號嗎?」那個站在醫院裡樓梯口往外望的位置似乎是我的「小瞭望台」,那個角度所看見的動物醫院玻璃門入口畫進圖裡,也有個一成不變的「我的創作理由」:「當下」要留下來。

那個站在醫院裡樓梯口往外望的位置也是我的「小避風港」:「大的」和客人吵架(以前這很容易發生,因為硬脾氣)、動物過世飼主在流淚或號啕大哭這兩種狀況我都躲在牆後,我不太會安慰人,很容易一起鼻酸或是講不出太有幫助的話。

樓上樓下,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卻撞擊出很多創作能量。

剉冰在動物醫院三十九號裡初登場,我看著承載許多生命壓力的硬脾氣醫生,藉著剉冰,問他:「你真的喜歡當醫生嗎?」
p76-77

而我望著Tony「顧著」玩具睡著的樣子(那時牠還是一隻小狗),想著沈沈睡著的夢境一定是幸福的吧:
p66-67

面對現在每日進進出出動物院形形色色的「人」,我知道有時候動物有苦講不出,假「大的」嘴我想說:「人是最難搞啊。」

這些,在圖裡,我交代剉冰去處理了:人改變不了,委屈你們調整自己了。
p78-79

Share on Facebook

11 responses so far

Jan 03 2010

我猜你們應該也很想摸摸小花花的鬈毛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小花花最近毛長得很澎鬆,夏天一定要理短,冬天就是牠最可愛的時候。毛鬈得「非常自信」,就像牠的個性……,最近牠有個新綽號,我們叫牠「蠶寶寶」,因為就是牠那白白胖胖的樣子。當我工作的時候,牠總是躺在「很適當」的地方,如此一來,我就可以用腳推一推牠、推一推牠。 Continue Reading »

Share on Facebook

9 response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