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11

Nov 30 2011

聽說今天開始第一波罷工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昨天早上6.59的時候,窗外一片黑,穿好保暖衣服,很想出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吃的。
地是濕的,這幾天的半夜都飄著雨。轉出大街,原來已經這麼忙了。

叫了一杯熱咖啡順便問有沒有烤三明治,點餐的男士說現在只有在小烘烤箱裡的可頌而已三明治要等到七點半。離七點半還有15分鐘。我說那不用了就一杯咖啡吧。
但是這時男士眼睛看到遠遠我的身後說「來了!」。是三明治來了。
他問我要不要?我說好。
但是男士把三明治放進三明治烤箱裡,卻馬上發現他的同事沒有先預熱設備,所以如果還要吃三明治那需要等10分鐘。
「那我還是一杯咖啡就好。」我說。
只見那男士當噹噹的敲打著收銀機,打出一張收據,卻對我說:「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這杯我請客,免費!」
啊,我好驚訝,因為其實沒等到什麼啊。
「我沒有要買三明治喔,你確定嗎?」
「是的,小姐,這杯免費,祝你今天愉快。」他說。
不敢相信忽然一早就得到一杯熱呼呼的咖啡。

這次旅行特別喜歡看樹。這些樹都看起來好有自信。


好入戲。

坐在地鐵裡,覺得圖案和氣味可以密密地組合成一個城市,也織成回憶。

提著作品經過前面的天橋,也許已經數百趟。

走進Walker Books,門一推開迎面來的也是它才有的味道。

是地下室廚房的、是書的、是人的、是老熊的。

以前每一年都會來這,大家圍坐在桌子邊談這個聊那個。但離這次的上次來卻是兩年前,一頭栽進設計與商人的世界差不多兩年。

David把我弄哭了,因為覺得好想念。
有些人離開了、有些人還在,還有一些新的人進來,星期二真是幸運的一天,因為大部分我想見的人都碰到了也開心聊了天。


大家圍在桌邊又含又嚼果汁糖的情景好奇妙。
這些糖果有著不該是這個城市的味道。

Share on Facebook

3 responses so far

Nov 28 2011

「十一月底,竟然像瑞士一樣的好天氣,地球病了。」朋友說。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Louis Vuitton 的象與財富。

過街就在對面Hermes的無憂高尚世界。

保姆包萍飛在牆上。

找不到理由可以穿的威靈頓靴。

藝術家徵求地鐵中的好人好事。

掛滿圖的動物診所玄關。

才要開始晚餐。

聊天中不經意擺開來的紙餐巾。

走失的狗狗,夜晚在哪裡綣曲過夜?

Share on Facebook

One response so far

Nov 25 2011

半夜下了一點雨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這幾天的天氣都好極了,早上出門稍微縮著脖子,但是走一下就暖了,陽光一路明亮到下午。
從公園岔出去憑感覺和以為的方向亂走。走到發現路不對了,在路邊等巴士再往記憶中的方向駛去。在認為「差不多就是這裡了」的比方下車,走著走著經過一家小小的義大利三明治店,店內的女孩正忙著食物。推門進去,裡面桌上只有一份報紙和一張小桌還有四張椅子。

「哈囉。」我說。
「你要什麼,」女孩問。
「你可以給我一份三明治但是不要太大嗎?」我說。
「不要太大?」女孩思索著,「這個如何?」她指了眼前的裸麥切片土司。
「好啊,」我說。
「火腿?」她問。
「也許只加蔬菜?和一點起司?」我問。
「羊起司?你吃羊起司嗎?」我點頭,我最喜歡羊起司再加一點辣果醬。
但這次她指指冰箱裡醃漬過的蔬菜,說了一個我不知道是什麼的名字,「加這兩樣好嗎?這是我最喜歡吃的。」女孩說。
我馬上說好,我想吃吃看她最喜歡吃的三明治。

羊乳酪的濃郁很像藍紋起司,醬菜很合它的重口味,一點點生菜讓三明治吃起來不會那麼膩。一切都剛剛好,包含氣氛。

吃著三明治的同時,幾個年輕的義大利小伙子帥勁的進來外帶燉飯。老闆拿著塑膠透明大盒子裝滿飯,一層醬汁再一層鬆碎的,邊倒起司邊問「要不要多一點?」
後來又進來一個英國人(我猜)排隊(店已經滿了),兩個比較,我想義大利人的鼻子總是高到往前衝….。

吃完,繼續走路著。

走路著、呼吸著。

呼吸著、走路著。

晚上和D小姐吃了一頓晚餐,狠狠的就把時差調過來了。

迷人的Carnaby Street上的聖誕裝飾。

和Oxford Street 上讓人暫時忘記憂愁經濟難關的夢幻燈景。

是今天的句點。

Share on Facebook

3 responses so far

Nov 24 2011

6.55am 鳥在窗外開始講話和唱歌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早上出門的時候,把水果冰在窗邊吹冷氣。

這幾天一直在走路。
並沒有像以前一樣住在D小姐家,我訂了一個在倫敦西區W6的一個住宿房,就在以前房東Maggie與貓Mango會衝過來等進門的家很近的地方。

到倫敦是晚上七點半,在機場就先儲值了兩個星期的交通費接著坐地鐵到Hammersmith。再拖著行李走10分鐘到目的地, 按了密碼、打開小鐵箱、取出感應卡、門開了再拖行李走進去、一階一階上到二樓、再感應開房門、開燈、關門、檢查、坐下。

好像只是為了溫習一個過程,所以我們又來一遍。

冷冷的房間睡到第二天就像是自己的。出去回來順著公園走都會經過Maggie家,有時遠遠望著那左邊第一幢紅門的房子,有時就在門前經過。

旅行的路徑如果也像隨著生命改變的掌紋線,應該很自由吧。

老師傅拿著大木槌一點一點調整著正在鋪設的大磚。

這個車內風景只有坐在巴士二樓的人才看得到。

追到了被保留繼續行駛的9號老巴士,覺得好幸運,即使車掌說只有再開兩站我也說沒關係,好久沒見到它了。

位子沒坐熱就下車,但一直到遠遠的地方,我的眼光都追著它跑。它是我的的朋友。

來的第一天我就去肯辛頓街上那唯一的中菜館吃了一盤招牌炒飯。好吃嗎?有時候吃東西真的只是為著一些情感的因素。

Share on Facebook

4 responses so far

Nov 21 2011

等旅行回來,想去借木軸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上星期三開車和丘比、拉扣上台北途中有很多任務,要經過雲林問圍裙T恤的加工,再經過斗六了解毛巾的製作(除了沒有點心,很像我小時候那個時代的學校旅行,會去一些工廠領一些小贈品),然後帶一隻黑色的小貓經過中壢讓麗如認養,接著才是台北,如果時間來得及,想再去永樂市場和三重的碧華街。

麗如是我在世新的社團學妹,那個時候很喜歡「辦報」,出去採訪和編輯新聞大事似乎是作為一個新聞相關科系學生責無旁貸的事情。曾經有一年,我當了花瓶總編,不聞世事只管埋頭做版面的美術設計。那時沒有電腦交稿這種事,所以我們都要從景美到公館那裡的一家印刷廠看打樣,報紙上每一個字都是照相打字和一塊一塊貼上去的,錯了字就用美工刀一個字一個字的改。極細線要用針筆畫,針筆要很小心用,因為很貴,新的針筆畫的線好漂亮。

有一次也是到了看打樣的時間,忘記為什麼大家都很忙反正是很忙,只有一人閒閒可以去看,但是因為有時間的限制,搭公車去恐怕來不及,我學過騎機車,練習過一兩次,想應該騎到公館應該不會很困難,更何況我經常一路騎腳踏車上學,所以我就自告奮勇去跟麗如借摩托車(新買的)說要去拿打樣回來,可能我平時表情似乎不大容易讓人家懷疑真正實力,所以她就答應了。

從世新後門把車牽出來,出了校門騎上車轉動引擎一騎五秒間,我立即迎面撞牆…….,那時下課時間,人好多,幸好我沒事,裝作無事狀很鎮定的把車子扶起,牽回校園,一路走去跟麗如坦白…..。

好,其實扯遠了,是要說把人家新車撞壞這件事一直掛在我心上。Facebook連絡上後,似乎從沒有可見面的時間,但因為要送養小貓,時間就擠出來了…。因為還想趕去永樂市場,原本計劃是貓平安抵達就要馬上離開,沒想到,車子一開到麗如家的貨運行,眼前這個景象讓我們全部的人都迫不及待下車,完全忘記什麼布不布的事了。

誰能馬上離開這張無辜認真又專注的小臉?

貓咪的專注好像真的是為了求知,狗狗的專注則是為了愛與食物…..

這裡有好大好大的電欖木軸,如果用得到,竟然可以借給我們用……..

兩個可愛的孩子站在中木軸旁邊為我們顯示比例大小,在這之前,我已經欣賞過全心全意的扯鈴表演和配著iphone的蘇打綠新歌獻唱,呵。

中的可以當桌子,小的可以當椅子,如果有需要可以借給我們……

這個家裡有太多有感情的物品被好好珍惜著。這支電話還可以往外撥,好想坐在這支電話旁邊回到小時候打電話給同班同學瞎聊天。

Eva Air的大翅膀飛鳥現在正在我面對的候機室窗外,有一架正慢慢地划走。
8.40登機,今天我要去倫敦,在另外的世界裡清醒一下。

Share on Facebook

8 responses so far

Nov 16 2011

因為有你,所以可以走的更久更遠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御飯糰早上來吃飯,旁邊搭配的紅色好像本來就是為牠搭配的。

進出口公司要報廢的木箱,木做阿興幫我們都載來了。

飄洋過海來的木箱,要變成小椅子桌子。

趁著為博客來做的三款限量明信片,講出想講的話。

只是這個撥撥橘也買不到喔,你要到博客來購買商品加影音499就會得到一份。

星期一那天,我們的短期小幫手連我們總共九個人,第一次小聚了一下。
這些桌上的圖,星期六開始在誠品信義店3F的ART STUDIO都可以看得到了。

時間好少快不夠用了。

Share on Facebook

6 responses so far

Nov 07 2011

禮物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本東前打瞌睡吐舌頭,本來圓圓的臉因為吐舌轉成瓜子臉,好像門外的閃黑黑。閃黑黑不管清醒還是睡著,都吐著一點點舌頭。

一下子,牠們變得好像,模仿真的只要抓住特徵一點點就可以了。….

本東曾經這麼小,穿著粉紅色肩帶應該是牠最像女生的時候…;否則,大部分時間牠都是大剌剌的東倒西躺。

紙箱要送給回收阿嬤之前,我們喜歡將箱子先堆放在門口。
因為總是會有誰來用……。

每天很執著要一頭撞進胸膛摩蹭的巧虎。

被我點穴縮小了。….

配合12-2月活動的總共五種 “我們都是世界上最好的” 橡皮章已經做好,要搶先的話,撥撥橘可以蓋得到。

禮物的季節到了。

本東和Tony好像正在演新版賣火柴的小女孩。
我把Moose(麋鹿)畫得好像一頭戴著絨布麋鹿角的牛……

手繪可以裝禮物的袋子先掛滿一個牆。

一口氣做廣告:單買一個100元,100元以下商品加購一個50元,100元以上商品加購一個30元,撥撥橘才有賣,外縣市請電話撥撥橘07-2828747

撥撥橘換了新圖。

也是個寫卡片的季節了…..

撥撥橘86號繼續整理著。

撐傘人從窗下經過遠去,最近有一個疑惑:
人生,絕大部份的人是不是路人….

行走的時候,怎知道是不是停在對的時間和對的地方?

拜託出版社一定要再跟國外續約版權、
保證不管是不是聖誕節一定幫忙賣的書。

John Burningham的。
永遠給我溫暖與力量、也許還有持續對真誠的信仰。

Share on Facebook

5 responses so far

Nov 02 2011

我喜歡小小的洗石子階梯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左邊小花花的腳掌,只要不是剪指甲,黑黑軟軟無所謂你怎麼握的;右邊Tony的腳掌,又硬又踏實,顏色讓我連想起有棕膚的海灘救生員。

昨天早上發現本東藏在工作室的水槽裡想事情。

應該是想得很認真,又因為是思考著所以頭偶爾像雷達一樣轉動…

靠近問牠「本東你在想什麼?」的時候,牠的眼睛好圓眼神好放空;
不該打攪牠的。

擠到一個快爆炸的程度的那個時刻才終於想開,找木作阿興要在「永遠都在挪東挪西挪位子的車庫工作間」裡做許多座可以推來滑去的儲貨空間(櫃)。

從撥撥橘走出去大約二十步的距離的老房子昨天動工整理,裡面除了一些個檜木窗框,幾乎所有的木頭都被白蟻拿去裹腹。


米格魯「沒飽」(因為牠永遠都好像吃不飽…)跟著工地姐姐一起來上工,聽說沒飽曾經一次被工地的東西擊中,後來就變得非常會閃空中飛行物。

民有街86號,等下來算算倒底離撥撥橘是幾步路?

想像著2月28以前,人在其中緩速移動看畫的樣子。

當然也一起想像著更遠的以後,一個音樂與文具都有的寫點東西小店和人上人下工作室空間的樣子……

Share on Facebook

9 response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