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12

Aug 22 2012

毛孩子們,陸陸續續都要進來。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一個先試做200本的本子。
是屬於灰灰的。

也是Oreo的。

一面打凸,另一面就是壓凹了。
哈哈哈,本子送來的時候,惠嵐跟我說以為是畫台灣獼猴。
我很想念Oreo,牠的確會像猴子一樣站起來在桌邊撈手……。

這個本子的形式本來是要給小女孩與蝴蝶的故事用的,因為小女孩還有另外一個與毛毛蟲的故事。
一本書有兩個故事。
但是想拿來做筆記本也很好。
一個封面是灰灰,另外一個封面是Oreo。
它們是這樣在一起的。

也可以這樣一起。

它可以一一半邊寫重要的、另一一半邊寫不重要的。
一半邊畫圖的,另一半邊記事的。
一半邊旅遊寫生的,另一半邊旅遊書寫的。
等橫紋的製作好,是不是可以一半邊寫日記的,另一半邊來記帳?
一半邊算數學,另一半邊記單字?
所以封面可以是灰灰,也可以是Oreo。

翻開是這樣和那樣。

我想,除非真的有這本子在手邊,你們才會知道我在說什麼了(吧)。

本東示範了Oreo的坐姿,給100分。

那天,國寶問我有沒有可能重回以前安靜的創作角落。
我的心有一塊還是安靜的。
存著,有一天,我會坐進去翻動裡面的檔案,再厚厚實實的畫起來。

Share on Facebook

5 responses so far

Aug 07 2012

我希望時光可以倒轉嗎?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開車回撥撥橘,巧遇兩兄弟的樓上樓下練嗓。

在本東咖啡還沒準備好以前,美香先在撥撥橘定居。這在火鍋店前過來與我們打招呼倒地翻滾撒嬌的貓,從到帶牠回來結紮與決定留下來照顧這過程,似乎沒有經過什麼猶豫阻礙的。第一天放風,聽說美香在椅子上睡一天。

每隻動物來都是為一個人,我一直這樣想。美香也是,牠已經選好牠的「那個人」。

半夜看完〈女朋友。男朋友〉。
眨眼,那個30年也過到了我的現在。

終於做了做喜歡的簿子,用了最喜歡的紙。

四方形的,封面、裡面什麼沒有印的,只有最純粹的顏色。
其實是為自己做的吧,方形的本子畫起來好自由寬闊。

不例外的做了樣本封面,因為「這樣人家才知道可以怎麼用」。

哈哈,不過我自己應該只會「保持很樸素」的用。

年初,在第一張音樂明信片吳志寧〈混血兒〉發行後,一直很安靜著沒下文的音樂明信片終於這個禮拜再登場。
左右上下的編號依序為:
post a music! – (002)草莓救星/瑣碎小事(想寄給 最靠近也最遙遠的 你)
post a music! – (003)黃玠/最害羞的情感(想寄給 我又敬畏又愛 的家人)
post a music! – (004)929/飛翔(想寄給 有點失意 的你)
post a music! – (005)吳志寧/找不到 (想寄給 總是找不到自己 的你)

這四張的封面都還是我的圖,這四張之後,會陸續有新面孔插畫家加進來。

以前也說過了,我是個音痴其實,一句歌都唱不完整;有音樂的時候腦子裡就有音樂,沒音樂的時候我的世界就只剩下喃喃自語、空氣的聲音、或完全的安靜。
忽然想寄首歌送人的時候,腦子好空白也不知道哪裡去找。想像自己面對一整面牆的有著各種理由的「音樂明信片」,挑下一首,寫進祝福,貼上郵票,寄出去,一個心意就有著落。

「希望我可以寄一首送給那個此時此刻我想照顧的人,與心情」。
一個完整的包裝打開,可以寫字、可以寄信、還有可以(對方)親手播放的聲音。

明信片好奇妙,以前我只是喜歡,但不了解它鼓舞或是歡樂人的力量很強大。

這一年在柒號倉庫的撥撥橘商店,有機會看著許多人花時間埋在桌前想著要寫什麼要寄給誰。
也經常看到買明信片的人就在現場打起電話:「喂,你家地址給我一下….給我一下嘛….寄明信片給你啦..」;也有兩個年輕人站在收銀台前對話:「你寄這個幹嘛?」「寄給自己留個記錄,你不知道噢。」
以前英國唸書離家好遠,我其實也是天包包裡隨時備有明信片和郵票,寫到哪寄到哪,連泡個浴缸都要在裡面畫水龍頭。
誰會珍惜這些呢?觀察到人是那麼的專心挑選、又專注地寫著明信片,時常覺得那一張小小的紙或卡片,不是單單只有那個郵資和明信片而已,還包含一整個「把自己含進去」的時間。時光只走一遍,不管誰陪我走,過去的不會再回來。

我在紙片上記錄,紙片為我留住時光。

關於Ban-ban,

牠像極了我愛的「工地主任」,關於「工地主任」我曾經在《撥撥橘日日美好》那本書談過牠,牠也曾在《講貓的壞話》一書中擔任剉冰愛上的那隻貓角色。回到Ban-ban身上,牠這半年有牙痛,痛的時候牠會大叫一聲,吃乾糧會咬一下又忽然呸出來。最近牠喜歡待在樓上的工作室裡,或在陽台上滾翻,牠看著我的時候就是這樣的眼神,我相信牠是在跟我講話,雖然我不知道牠要講什麼。有一天,牠在餐桌上等著我,我拍拍牠說跟我一起吃飯吧,於是牠竟然就坐下來啃著乾糧,而我撈著泡麵就這樣一貓一人吃了一頓飯。

駁二的柒號海水浴場商店,在九月二日那天就要真的離開夏天來休息了。
接下來是一家國際動畫公司R&H要長久進駐。
凡在柒號倉庫寫過明信片的你們,也是把這段時光記住了。
謝謝你們。

Share on Facebook

10 response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