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12

Oct 27 2012

還沒還沒。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比起護衛主人,本東天兵與巧虎天將每天玩耍睡覺的時間比較多。

但再怎麼日日美好也有傷風感冒的一天。

過慣天上生活的小貓,下到凡塵打針,這是必備的陣仗……

想起那日幸運的從天上的角度看到還沒積雪的富士山。

誤闖空軍機場高網被救援來的翎角鴞,去天上的那日像睡著了一樣在我的掌中。

亮晶晶的眼睛現在應該還在宇宙的某處閃亮。

日本人好客氣,在電捲門上也彬彬有禮。
賣紙氣球的商家,一直跟我感謝著台灣幫忙賑災。

在開計程車的阿公跟我說「不用繫安全帶因為警察不會看」之後,
我對日本人的想法不再那麼死板。

想保留的本東2F長條形全景天窗。

安裝電動窗帘時才真的驚覺連續玻璃景觀,將被橫貫的馬達切為一半。

懊惱著沒有考慮周到,又沒有確實探詢各種施作可能性。
懊惱完整天際的被分割。

一直到窗帘拉起室內陽光頓時柔和舒服大家表情都舒緩下來,才覺得沒有什麼好堅持的。

右邊那位少年師傅,最近一個眼睛有狀況,忘記就是是什麼眼睛的病,就只記得他說:「因為小時候在海邊(澎湖)玩得太兇,紫外線讓白眼球吃掉黑眼球了。」他工作的時候總打著赤膊,一個紅色的護身符總是甩在背上。

關於房子的遺憾事的並不是很多。
房子增高了50公分,留了局部新舊磚交接的牆面。

房子細微的一點點震動,都會讓磚縫中的泥漿細碎再掉落,隔著玻璃看著落在裡面已被保護起來的細紗與小泥塊,覺得很有趣。
那些小事物似乎可以無止盡的看下去。

離聖誕節還有一段時間,但小花花已經在後台準備了。

Share on Facebook

One response so far

Oct 05 2012

大象喜歡來我家嗎?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本東真的很有趣。
牠的個子很小,如果以人的身高來想,我想牠最高不會超過150公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牠會開始喵喵說話,說的時候不多,多半是被關在什麼地方,很想進來或是很想出去的時候。
喵~~喵~~牠的聲音應該是娃娃音。
不喵的時候,牠身手靈活的有可能在屋內各處出現。當初設計房子的時候有很多心思花在「要和剉冰、和可能願意進屋的巧虎或小橘一起生活」這件事上。我揣摩牠們的心思,想像牠們在屋內行經的路徑,再盡力規劃「我們都一起可以開心」空間:
想像雍容華貴的剉冰從容優雅地從玻璃的門進場,坐到舞台一般的平台上享用餐點,可愛的玻璃鑽燈光打在牠的身上,舔舔手理理毛再緩步下階離開。
結果最捧場的是本東。牠可以在這裡吃飯、打瞌睡或觀察屋內動靜。

或是在我工作桌上方天花板探頭,

或是在窗邊曬陽想重要的事情…..。

或是禱告(我猜)後層架上抱手睡…………….。

或貼墻。

這隻小貓需要讓人擔心的只是看病打針會如狂颱一樣抓狂。
「除了自生自滅自求多福,沒別的醫治辦法。」通常以「沒有什麼兇貓我不能醫」的醫生爸爸都差不多要放棄。

昨天早上油漆師傅請我過去本東咖啡一趟,說「老師你看看顏色這樣對不對,我大概都漆上去,你覺得顏色對我們再來西阿也。」

感謝你們願意陪我一起玩這好大的辦家家酒。
ままごど (ma ma go do),「辦家家酒」的日文,昨天真美教我說的。

東京亂走的時候,一天走進上野的一間雜貨鋪裡,我們看著外面賣的一個鐵器的灑水壺覺得很喜歡,顧店的婆婆看我們喜歡灑水器,跟我說:「我有一個大象的,很可愛的,你要不要?」
「很可愛嗎?」我說。
「很可愛的。」雜貨婆婆說,她進屋要拿給我看。
她馱著背進屋裡,我也跟進去了,只見她拿著一根長長的竹竿把天花板上的一落懸吊着的器皿哐當哐當的慢慢放下來,我馬上就看到大象了!灰色的象好像在笑。
大家都驚呼可愛,「我就說可愛吧。」雜貨婆婆有信心的說。

於是大象跟著我們回來了。
和另一支一邊可噴水、一邊可灑水,也是雜貨婆婆推薦的水器。

這裡,該寫上什麼菜單呢?

Share on Facebook

5 response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