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15

Oct 01 2015

友誼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這次旅行,我有一份小小珍貴的友誼,來自一隻狗叫做Jake。

在那個家醒來的第一天,那是星期五,我以為包括Jake所有人都出門了,但是很快的我發現在客廳的咖啡色軟墊上躺著Jake,一動也不動,像被點了穴那樣。你知道牠在呼吸,但是除了呼吸和眼睛,其他包括尾巴,動也不動,推牠、叫牠、巴結牠統統不動。

一隻主人不在就如同生命不存在的狗狗。

IMG_6140

(推推)「Jake。」

(輕輕摸摸)「Jake。」

(推推)「Jaky —— 」(學牠主人)

(加重一點手力摸摸)「Jaky —— 」

牠動也不動。

那天幫傍晚,我煮了一點白飯,也許Jake會想吃白飯。我用手拿了兩個指尖大小份量的米飯給牠,牠躺在原來的被窩裡。鼻子動了一下。牠吃了一點白飯,我問牠好吃嗎?幾粒飯掉到被窩邊邊,眼珠子望我一下,是「主人不在我的靈魂就不見了」了的表情,我覺得好笑,摸摸牠,把飯粒從睡舖上撿走。

那天我只要經過牠就會叫牠,有時候大聲想顯現熱情,有時候溫柔一點,表示我懂牠的心情。有時候就只要經過就喊:「Jaky~」。我開始在房裡做事時,會聽到牠的一點聲響,跑去看,牠只是換邊躺。

牠不讓你看到牠什麼時候移動的;「主人哥哥不在,我的靈魂就不在了。」我替牠說。

等晚上Jake的主人回來,我跟他描述Jake的白天樣子,於是他打開「Jake最重要的櫃子」說那裡面有牠的玩具、乾糧、零食,「你也可以給牠」他說。

Jake的主人有一半的時間在家或是附近工作,所以他有時會回來帶Jake去上廁所。我聽到他大聲親吻Jake的額頭、聽到Jake開心狂奔;但有時候也看到Jake跑到門邊細聽,發現沒人回來再走回睡舖裡躺平。

「牠怎麼會這麼可愛,我可以一直看著牠看一小時。」牠的主人哥哥說。

IMG_6145

吃過我的一點點米飯以後,Jake開始對我的行為產生一點好奇與聯想,於是會探頭進廚房看我在做什麼?

「這是紅椒。」我說。

「這是白飯,你已經不想吃了。」我說。

「還是吃點筆管麵?」我說。冰箱裡有煮好的番茄醬筆管麵,我拿了幾管給牠,牠馬上吃完了。

IMG_6150

星期日下著雨,非常想用熱食物瞬間填飽下雨的濕冷淒涼感。走去買了一個漢堡和一份英式炸薯條。打開門,Jake來了,我說:「是漢飽,你要吃一點嗎?」我坐在沙發邊吃著食物,邊分一口漢堡肉給牠,牠瞬間吃完,我跟牠說:「沒有了,你看我的也吃完了!」

Jake跳下沙發,走到牠的大睡枕,以為牠就這樣要去睡覺不想理我了,但沒想到下一秒,牠從床裡咬出一隻無毛雞玩具,咬到我面前,又用嘴頂到我前面。

他要跟我玩。

我知道我已經是牠的朋友了。

IMG_6172

兩個指尖份量的漢堡肉讓牠願意完全接納我這個訪客,狗狗完全無法掩飾感情。一隻沒毛雞、一隻紅色大嘴鳥和一隻丟出去就會咕咕叫的公雞,牠都拿來給我。覺得太感動,我跟牠說:「Jake你怎麼這麼慷慨!」

在那個完美的星期日以後的每一日到我不得不要說再見的那天,每天我們都打招呼、我問牠好不好、問牠知不知道牠很可愛、和一起玩丟來丟去。

牠會偶爾走來看我,跟我去廚房、走進我房間。有時牠可以得到兩根筆管麵、或是兩個零食、或是一小碟牛奶。

從我房間鏡子可以看牠跑來。

IMG_6356

牠在櫃子前用頭的方向示意「那個櫃子」,除了零食,我也撈玩具。

IMG_6223

最後兩天,牠已經會一天中來探望我很多次,睡睡看我的被。

Jack比我早一天離開倫敦,因為牠要跟去度鄉村週末,主人哥哥早上特別叮嚀我說:「記得跟Jack說再見,對Jack說再見是很重要的事。」

IMG_6346

所以在那個下午,我有好好的跟牠說了再見,跟牠說希望下次來還可以看牠,謝謝牠願意讓我當朋友。

關上大門前,Jack在遠遠的沙發上看我。

我會想你的。

IMG_6372

 

 

 

Share on Facebook

No response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