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
S
I
D
E
B
A
R
«
《貓咪,請原諒我》搶先試讀徵文活動
June 7th, 2016 by admin

歐巴桑喋喋不休懺情錄

關於腹黑的、悲傷的、遺憾的、溫暖的⋯⋯佐野洋子

20160607B

內容介紹】

給相遇的那些貓咪,那些男友們,那些風花雪月、辛苦寂寞的日子。

「今後我仍會以各種羞恥,去填補那樣被我遺忘的空白歲月」。

 

曾經癌末追逐韓星的佐野洋子,痛訴不喜歡母親的佐野洋子,大方陳述我可不這麼想的佐野洋子,以十四篇隨筆,回憶過往生活裡的貓咪們、那些相遇的人們、那些風花雪月,以及辛苦的孩提時代和留學生活⋯⋯。不同於熟悉的犀利,佐野洋子薄脆如紙的心思,對自我情感的省視,溫暖的、黑心的、虧欠的,毫不回避,凜凜然。不一樣的佐野洋子,獨一無二的行文風格,被日本讀者視為佐野洋子的創作原點,魅力十足。

作者介紹】

佐野洋子(1938~2010)
出生於北京,日本武藏野美術大學設計系畢業,曾留學德國柏林造形大學學習石版畫。主要的繪本作品有《活了一百萬次的貓》、《老伯伯的雨傘》、《我的帽子》、《熊爸爸》(榮獲日本繪本獎,小學館兒童出版文化獎),童話作品有《當我是妹妹的時候》等。此外散文集有《普通才偉大》、《沒有神也沒有佛》(小林秀雄獎)、《不記得》、《靜子》、《無用的日子》、《我可不這麼想》,小說有《打開那個院子的門的時候》、《酷酷氏的結婚,奇奇夫人的幸福》等。

【活動說明】

徵求部落格版主搶先閱讀大塊出版walk系列2016年7月新書《貓咪,請原諒我》,閱畢並在個人部落格貼出800字以上的讀後感者,即可獲得大塊出版walk系列2016年7月新書《貓咪,請原諒我》乙本。

 

【報名及截稿時間】

  1. 報名時間:2016/6/7(二)至2016/6/16(四)晚上24:00
  2. 請將個人資料包括:真實姓名、聯絡電話、e-mail、收件地址,以及發表用筆名、個人部落格名稱和網址,e-mail 至:fiction@locuspublishing.com。來信主旨請註明:我要報名參加「《貓咪,請原諒我》試讀活動」(您的聯絡資料僅供寄送書用,不會公佈。)
  3. 入選公佈時間:2016/6/17(五)前於大塊遊樂場公佈,並會寄出通知信。
  4. 《貓咪,請原諒我》試讀本寄出時間:2016/6/20(一)
  5. 截稿時間:2016/7/17(日)晚上24:00前,為避免影響其他人權益,延遲交稿者恕不贈送《貓咪,請原諒我》新書。
  6. 將讀後感貼在你的部落格上,讀後感字數至少800字,標題請包含「《貓咪,請原諒我》」文字。
  7. 將心得存至word檔或TXT文字檔連同個人資料e-mail 至:fiction@locuspublishing.com(信件主旨請務必註明:《貓咪,請原諒我》試讀心得)。
  8. 若參加書店試讀的讀者請勿重複參加,若經查證我們將取消您的參加資格

 

【注意事項】

  1. 若您已經在大塊遊樂場或網路書店看到試讀消息且寄出報名表,請勿重複報名,由於作業問題,違者我們必須取消您此次參加資格。
  2. 大塊文化將斟酌決定入選參加試讀活動人選,同時保留相關活動內容變動的權力。所有入選此試讀活動的讀者,皆會一一回信告知,若未收到通知,歡迎你來信詢問(服務信箱:fiction@locuspublishing.com)。
  3. 文章嚴禁盜用他人作品,一經查證屬實,需要對於違反著作權之法律責任自行負責。
  4. 文章須同意授權大塊文化做為《貓咪,請原諒我》宣傳使用,主辦單位有權將文章取部分或全部刊載於網路、實體等文宣上。
  5. 參加者僅限居住於台、澎、金、馬地區。

 

【摘文】

風傳送的東西

夏日黃昏,母親帶我們幾個小孩去散步。想不起來地點是哪裡。

樹林中,晚霞當空,樹木看起來紅紅的。對我而言,靜謐的樹林裡很無聊,但母親心情很好,就像個別人家的溫柔阿姨。

我跟在母親後面走著。

涼爽柔和的風吹向我們。

忽然,母親說:

「啊,媽媽好幸福哦!」

我非常震驚,渾身不自在,覺得毛骨悚然。因為通常母親的心情都很差,有事沒事就把小孩撂倒,被撂倒的我們翻著白眼,對母親突如其來的壞心情提心吊膽。當年還是小孩的我們,對於母親心情不好的原因,也感到過意不去。那時,我不知道「幸福」是什麼,也沒想過要幸福。

當母親突然拿出不曉得收在哪裡的溫柔聲音,說:「啊,媽媽好幸福哦!」當下,我明白了母親通常並不幸福。

我東張西望環顧著四周。晚霞映照的安靜樹林裡,不時吹來涼風。

我非常不安,覺得母親的幸福,只存在於此刻的樹林裡,時間何等短暫,轉眼就要過去了。

我焦急地想要和母親感受同樣的幸福。

但,無論如何都感覺像在自己的圖畫紙上,臨摹兒童著色本裡的女孩,卻怎麼也畫不像一樣。

如今,我仍然認為,當時的樹林裡,若沒有溫柔的風不停的吹著,母親一定不會感到幸福。

 

 

電影《去年在馬倫巴》,是一部極具藝術性且難懂的電影。

在一座貴族的城堡中,意味深長的男人和女人,帶著意味深長的眼神,極端少言寡語,慢條斯理地走著。

然而我非常驚訝的是,貴族城堡庭院裡的樹。那些庭院裡的樹,很像數學課的老師拿給我們看的圓錐或球體模型,白石膏做的形狀。很多尖銳三角形的樹木,筆直地並排在庭院裡。網球般的圓形樹木,沐浴在月光裡。意味深長的男人與女人,慢條斯理地走在三角錐和圓球之間。

歐洲的春天,一天就來了。

一天,整條街變成黃色。番紅花忽然像黃色火焰般綻放。巴士站的小廣場,出現猶如用圓規和直尺畫作的的花壇。

就像鮮豔毛氈縫製的被褥,或像顏料塗抹出來的一樣。

我不禁要想,那風怎麼辦?

面對開得如此密密麻麻的花,風要如何和他們往來?

我知道日本的插花(生け花),不是讓花活(生)下去,而是「生風」。連貧困長屋院子的盆栽牽牛花,風都不停的吹著。

我在柏林的巴士站花壇前,想起了《去年在馬倫巴》的三角形和圓形樹木。風怎麼辦呢?原本應該吹過樹枝與樹枝之間的風,遭到被剪成石膏般的三角錐物強烈拒絕。

風怎麼辦呢?

 

從波隆那的市街往郊外山頂走,有很長的階梯。

沒完沒了的長階梯,有著屋頂,兩旁的牆壁宛如修道院的走廊挖空成拱形。

山頂有座教堂。

酷暑的大熱天,我獨自一人爬著階梯。不管怎麼爬,蜿蜒起伏的階梯似乎永無止境。

不管過了多久都無法習慣旅行的我,到了新的城市,完全束手無策,不知道該去那裡好。於是向飯店要了觀光地圖,前往畫有大插圖標幟的名勝古蹟,像是在履行義務似的。隨即好像只能大為震驚,讚嘆不已。

其實我既不驚訝,也沒有讚嘆。我常常在知名的大教堂前發愣,為自己怎麼會在這裡感到不可思議。

眼前的階梯實在太長,我都忘了是為了去教堂在爬階梯。我只是為了爬階梯在走路。

途中沒有遇到半個人。

有著拱形柱子的階梯綿延不斷。

我蹲下來休息。

盛夏的正中午,寂靜無聲,熱死了。

忽然有一根羽毛,輕飄飄地從我面前飛過。

然後清涼的風陣陣吹過來了。

這時,我突然諒解了。諒解了什麼,不知道。

閃閃發亮的樹葉、璀璨耀眼的太陽,有土,有雞,還有我在這裡,剎那間,我懂了。

「啊,原來是這樣啊。」我心想。

原來是這樣,到底是怎樣?其實也不清楚。只是覺得風吹過的當下,世界又以嶄新的親密打開了,生與死都隨著風,或者說宛如風一樣被諒解了。世界和風一起,或者說宛如風一樣接受了我。

 

 

我去過西班牙海岸某個古老的城堡遺跡。那是個爽朗的盛夏。

城堡遺跡從海裡矗立而起,長長的石頭階梯很多地方都崩塌了,就這樣蜿蜒地通向城堡。這座坍塌了一半的城堡,有著鑿空砌石的窗戶,看得見四方形的海。

不久之前來了一對年輕戀人坐在半山腰,緊緊地抱在一起。爬山的觀光客,經常要閃開他們才能繼續往上。儘管如此,他們依然動也不動。

我不看海也不去探險城堡了,一直看著這兩人。

仔細一看,他們都很年輕。女生是個黑人,穿著豔紫色連身裙。她將黑色修長的腿伸在石階上,纖細姣好的手插進男生的頭髮裡。男生將臉埋在她捲曲豐厚的頭髮裡,白色的手臂用力緊抱她的身體。

他們宛如就要被拆開似的拼命抵抗。

他們已緊抱到無法再緊,時而像害怕什麼似的轉動身體,然後又更用力地擁抱,男生發狂的將臉埋在她的頭髮裡磨蹭。

在緩緩的翠綠半山腰,穿著豔紫色連身裙的黑人女生和緊緊相擁的男生,一幅美麗的畫。

戀人們如石頭般動也不動,我直望著他們一點也不膩。因為太美了。

一陣風從海上吹來,掀動了那紫色的裙子。

我心想,啊,愛被吹上天空了。

被吹上天空的愛要去哪裡呢?

他們終究會回家吧。

或許有一天,他們會忘記彼此相愛過。然後,有一天會死去。

但是,那時被風帶走的愛,去了哪裡呢?

我想,唯有被風吹到天空的愛是不滅的,會一直存在下去。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Substance:WordPress   »  Style:Ahren Ahim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