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
S
I
D
E
B
A
R
«
《童話已死》搶先試讀徵文活動
September 29th, 2016 by admin

★★暢銷恐怖小說《血色童話》作者約翰.傑維德.倫德維斯特的精選短篇小說集
★★收錄《血色童話》、《斯德哥爾摩復活人》續集故事

【內容介紹】

《血色童話》中的奧斯卡和依萊,在離開布雷奇堡後,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斯德哥爾摩復活人》中那些坐困愁城的家庭們,後來變得如何?

書中與小說選集的同名故事〈童話已死〉,是作者暢銷全球的《血色童話》續集故事。在〈最後處置〉這篇故事中,作者倫德維斯特延續另一部精彩殭尸小說《斯德哥爾摩復活人》的內容,描述了故事主角的後續發展。另一篇讓人拍案叫絕的〈晝夜等長〉則是敘述一個女人,在鄰居外出渡假時為他們看家的故事,所有讀過這篇故事的讀者,絕對忘不了她在鄰居家中發現了什麼東西。

倫德維斯特以豐沛過人的想像力,敘述了愛與死亡,以及當愛與死亡產生衝突時,能力有限的人類會採取的種種行動。書中每篇故事都融合了引人入勝的情節跟驚悚程度到位的元素,能讓讀者大呼過癮。

【作者介紹】

約翰‧傑維德‧倫德維斯特( John Ajvide Lindqvist)
瑞典人,生於一九六八年,成長於斯德哥爾摩郊區小鎮布雷奇堡(Blackeberg),從小夢想能闖出一番名堂。他曾是魔術師,還在北歐魔術牌技 比賽中贏得第二名。之後成為喜劇脫口秀表演者長達十二年。後來轉戰進入劇作圈,寫出了膾炙人口的電視劇本《Reuter & Skoog》,並擁有多部舞台劇作。《血色童話》是他第一部小說,在瑞典造成轟動,二○○五年獲選為挪威的最佳小說獎,並入選為瑞典電台文學獎。並於二○○八年榮獲「拉格洛夫文學獎」殊榮(Selma Lagerlöf Prize for Literature),改編成電影《血色入侵》的劇本也由他親自撰寫。電影上映後,立刻引起國際間多方迴響,橫掃各大影展獎項,如二○○八年紐約翠貝卡 影展最佳影片及最佳攝影、第四十一屆Sitges影展最佳歐洲奇幻電影、富川國際奇幻影展最佳導演、觀眾票選最佳影片、評審團大獎等四十多項大獎。好萊塢 電影版《噬血童話》則由麥特‧李維斯(Matt Reeves)執導,克蘿伊‧莫蕾茲(Chloe Moretz)主演。

約翰‧傑維德‧倫德維斯特之後的作品皆獲得好評,被翻譯成多國語言。第二本長篇小說《斯德哥爾摩復活人》的改編電影預計2013年在瑞典上映,由 瑞典知名記錄片導演Kristian Petri執導。繼《血色童話》後,倫德維斯特也將與托瑪斯‧艾佛瑞德森再次攜手合作,將他的第三本長篇小說《靈異港灣》搬上大螢幕。倫德維斯特的第四本 長篇小說《小星星》已於2013年小異出版。

【活動說明】

徵求部落格版主搶先閱讀小異出版2016年11月新書《童話已死》,閱畢並在個人部落格貼出800字以上的讀後感者,即可獲得小異出版2016年11月新書《童話已死》乙本。

【報名及截稿時間】

1. 報名時間:2016/9/29(四)至2016/10/9(日)晚上24:00
請將個人資料包括:真實姓名、聯絡電話、e-mail、收件地址,以及發表用筆名、個人部落格名稱和網址,e-mail 至:fiction@locuspublishing.com。來信主旨請填:我要報名參加「《童話已死》試讀活動」(您的聯絡資料僅供寄送書用,不會公佈。)

2. 入選公佈時間:2016/10/11(二)前於大塊遊樂場公佈,並會寄出通知信。

3. 《童話已死》試讀本寄出時間:2016/10/12(三)

4. 截稿時間:2016/11/13(日)晚上24:00前,為避免影響其他人權益,延遲交稿者恕不贈送《童話已死》新書。
將讀後感貼在你的部落格上,讀後感字數不限但希望能儘量800字(無論您喜不喜歡這本書我們都更希望能看到您閱讀這本書之後的回饋,所以請儘量不要只寫故事大綱),標題請包含「《童話已死》」文字。
將心得存至word檔或TXT文字檔連同個人資料e-mail 至:fiction@locuspublishing.com(信件主旨請務必填:《童話已死》試讀心得)。
若已經參加書店試讀的讀者請勿重複參加,若經查證我們將取消您的參加資格。

【注意事項】

若您已經在其他平台或網路書店看到試讀消息且寄出報名表,請勿重複報名,由於作業問題,違者我們必須取消您此次參加資格。
大塊文化將斟酌決定入選參加試讀活動人選,同時保留相關活動內容變動的權力。所有入選此試讀活動的讀者,皆會一一回信告知,若未收到通知,歡迎你來信詢問(服務信箱:fiction@locuspublishing.com)。
文章嚴禁盜用他人作品,一經查證屬實,需要對於違反著作權之法律責任自行負責。
文章須同意授權大塊文化做為《童話已死》宣傳使用,主辦單位有權將文章取部分或全部刊載於網路、實體等文宣上。
參加者僅限居住於台、澎、金、馬地區。

【摘文】

邊界

那男人一出現,媞娜便知道他有想藏的東西。隨著他一步步走近海關檢查站,她越來越確定。當他選擇「無須申報」的綠色通道,徑直走過她身旁時,她說:「對不起,可以請你停下來一會嗎?」她瞥了羅伯一眼,想確認他會協助處理。羅伯微微點頭。即將被逮的人可能會採取挺而走險的手段,尤其若他們走私的東西會引來牢獄之災。就像這個男人。媞娜很肯定。
「可以請你把行李箱放在這裡嗎?」
那男人提起一個小箱子放到櫃臺上,解開鎖,打開上蓋。他對此習慣了。這並不奇怪,因為他有這樣的外表:稜角分明的臉孔,低窄的額頭。濃密眉毛之下一對眼窩深陷的小眼。落腮鬍加中長髮。他可能曾在一部動作片裡飾演一名俄羅斯職業殺手。
媞娜傾身靠向櫃臺的同時,按下了隱藏的警報鈕。她的直覺十分確定告訴她,這男人帶著違法物品。他可能攜有武器。她從眼角餘光看見雷夫和安德烈斯在通往裡面房間的門口就定位,正在觀看,並等待行動。
箱子裡裝的東西很少。一些衣物。一張路線圖和幾本賀寧‧曼凱爾的犯罪小說,一副望遠鏡和一副放大鏡。還有一臺數位相機;媞娜把它拿起來做更仔細的檢查,但她的直覺認為,這臺相機沒有問題。
就在行李箱最底下放著一個有蓋子的大金屬盒。蓋子中間有個圓形的指針型計量表。一條電線從盒子側邊接過來。
「這是什麼?」她問。
「妳猜猜看,」那男人回答,他揚起眉毛,彷彿覺得這情況極為有趣。媞娜與他目光相遇。她在他眼中看見幾分欣喜自若的鎮定,那可能是以下兩種原因之一造成的。不是他瘋了,就是他確信,她不會找到他藏著的任何東西。
她甚至不需要考慮第三個選擇──他沒有東西要藏。她知道他有。

她在卡佩爾斯卡工作的唯一理由,是那裡離家很近。她原本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全國各地的海關檢查站得知有大量違禁藥品正運送過來時,都會尋求她的協助。有時候她會去,在馬爾默或赫爾辛堡待個幾天,直到她發現那艘貨船為止,她也趁自己待在那裡的機會,指出一些走私香菸或偷渡人口的犯人。她幾乎從不出錯。唯一可能誤導她的情形是,如果有人攜帶某種不違法,但無論如何就是不想被發現的物品。
那通常是各式各樣的情趣用品。娃娃、震動器、影片。在哥特堡,她曾攔下一名從英格蘭搭渡輪過來的男子,結果他的行李箱是裝了大量剛買的科幻小說:艾西莫夫、布萊伯利、克拉克三人的作品。行李箱在櫃臺上敞開時,那名男子緊張地站在那裡東張西望,當她瞧見他的教士領時,她闔上箱子,並祝福他有美好的一天。
三年前,她曾到美國監視美墨邊境蒂華納的過境關口。她指出攜帶海洛因的五人──其中兩人藏在吞進肚子的保險套裡──而他們等待的貨物之後才實際抵達。
三輛輪胎煞車鼓中空的卡車。一千二百公斤。十年來最大宗毒品案。她獲得諮詢費一萬美元作為報償;他們還提供一個職位給她,薪水是她在瑞典工作領到的五倍,但她拒絕了。
她在離開之前建議這項行動的主導者,可以調查一下他團隊裡的兩名成員。她幾乎能確定他們收受賄賂去協助海洛因運送。結果證明,她完全正確。
她原本可以藉由到世界各地執行臨時任務,而成為千萬富翁,但美國的行程結束後,她拒絕了所有工作機會。她揭露的那兩名成員不僅產生高度焦慮,還發出威脅。為了安全起見,她待在海關總長身邊,跟著他到各地工作。知道得太多很危險,尤其是跟大筆金錢扯上關係。
所以她在卡佩爾斯卡安頓下來,從那裡花十分鐘就能到達她位在羅德曼瑟半島吉爾伯加鎮的住處。她初上任時,扣押案件的數量顯著上升,接著便下降,並持續下降。走私犯知道她在這裡工作,而卡佩爾斯卡現在被視為是個封鎖起來的港口。過去的幾年裡,她主要是處理烈酒走私,以及對付把類固醇塞進行李箱內襯中的怪異脫序投機者。
她的輪班時間每週更換,因此走私犯不會知道什麼時段要避開,而什麼時段可利用。

她沒有碰觸盒子,指著它說:「這不是遊戲。那是什麼?」
「這是用來孵化幼蟲的。」
「你說什麼?」
那男人拿起盒子時,落腮鬍底下微微笑著,幾乎令人無法發覺。她現在看得到那條電線的末端是個普通的插頭。他打開蓋子。盒子內部用薄薄的隔牆劃分成四格。
「用來繁殖昆蟲,」他說,並舉起蓋子,指著計量表。「恆溫器。電力。熱度。變!昆蟲。」
媞娜點點頭。「那你為什麼有這種東西?」
那男人把盒子放回行李箱,聳聳肩。「這有犯法嗎?」
「沒有。我只是好奇。」
那男人傾身靠向櫃臺,低聲問她說:「妳喜歡昆蟲嗎?」
很不尋常的事情發生了。一股冷顫直下媞娜的背脊,她大概開始產生自己很擅長在別人身上察覺的那份焦慮。幸好這裡沒人能感覺到。
她搖搖頭說:「我想請你進來這裡一下。」她作手勢指向裡面的房間。「你可以暫時把箱子放在這裡。」
他們檢查他的衣物,檢查他的鞋子。他們搜遍他箱子裡的每一樣東西,還有箱子本身。他們什麼都沒找到。他們只在有合理理由懷疑的情況下,才被允許執行搜身。
媞娜請其他人離開房間。當他們獨處後,她說:「我知道你有藏著東西。是什麼?」
「妳怎麼能這麼肯定?」
在他配合一切要求之後,媞娜認為他應該得到誠實的回答。「我聞得出來。」
那男人放聲大笑。「原來如此。」
「你可能會覺得可笑,」媞娜說。「但是──」
那男人打斷她的話。「完全不會。這聽起來極為合理。」
「然後呢?」
他大大攤開雙手,朝身體比手勢。
「妳已盡可能對我做徹底檢查了。妳不能做任何更進一步的動作了。我說得對嗎?」
「對。」
「妳看吧。既然如此,我想請妳准許我離開。」
如果這件事任由媞娜決定的話,她會想把他拘留起來,監視他的一舉一動。但她沒有這麼做的合法理由。除此之外,畢竟還剩下一個選擇。那個不可能的第三個選擇。她有可能搞錯了。
她陪他走到門口,說了她必須說的話:「很抱歉造成你的不便。」
那男人停下來,轉身面向她。
「也許我們會再見面,」他說,而接下來的舉動實在是出乎意料,以致於她沒時間反應。他傾身向前,輕吻她的臉頰。他的鬍子粗糙,就在他的嘴唇碰到她之前,那些鬍鬚像柔軟的細針扎著她的皮膚。
她嚇了一跳,把他推開。「你到底是在搞什麼鬼啊!」
那男人防衛性地舉起雙手,彷彿表示他不會再做別的事,他說:「對不起。下次見了,」然後離開房間。他提起他的行李箱,走出入境大廳。
媞娜留在原地,注視他離去。
她那天提早結束工作返家。

那些狗一如往常以憤怒狂吠迎接她。她對牠們大吼時,牠們站在籬笆後方,頸背毛豎起,牙齒裸露。她厭惡牠們。她一向討厭狗,而唯一一個曾對她表示興趣的人偏偏就是個育犬師。
她認識羅藍的時候,他擁有的狗還僅限於一隻公種犬──一隻名叫「魔鬼」的比特犬,贏得過一些非法鬥犬比賽。羅蘭以五千克朗的價格,讓牠跟前途看好的純種母狗交配。
有了媞娜的小農場和金錢支援的協助下,他已能夠增加飼養量到兩隻公種犬、四隻母狗和五隻準備出售的小狗。其中一隻母狗是真正的冠軍犬,羅藍經常帶牠去參展和比賽,他在那些場合接洽新生意,也跟女人廝混。
這情況固定發生,已成為他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媞娜不再過問這種事了。她聞得出什麼時候他有跟別的女人在一起,而且從沒責備過他。他只是伴侶,她沒有權利希求更多。
如果人生是座監獄,那麼人一生中有段片刻,會意識到圍牆的確切位置,意識到自由的邊界位在哪裡。意識到是有圍牆,還是有可能的脫逃路徑。當年離開學校時的年終派對,對媞娜來說,是那些片刻裡的其中一個。

他們班上每個人都在租借場地裡喝到醉醺醺之後,便驅車前往位於諾爾泰利耶的公園,想坐在草地上喝完剩下的酒。
媞娜以往在派對上總是感到不自在,因為通常到最後都會有人成雙成對。但今晚不會。在這場合是這個班級重要,這是他們最後一晚在一起,而她是團體裡的一部分。
當酒喝完了,而班內笑話又搬出來說了最後一次之後,他們躺平在草地上,不想回家,不想說再見。媞娜喝得相當醉,以致於她在那段日子裡感覺到的第六感不再產生了。她只是團體裡的一份子,躺在那裡,拒絕長大。
這感覺很舒服,也令她感到害怕。酒精竟然是一種解決辦法。如果她喝得夠多,就會失去讓她與眾不同的能力。或許有某種藥物可以將它擋住,阻止她知道不想知道的事。
她正躺在那裡思考這些想法時,傑瑞拖著腳步走向她。當晚稍早,他在她的帽子裡寫下了:「我永遠不會忘記妳。妳的摯友傑瑞。」
他們一起製作過校刊,撰寫過數篇在全校流傳、被同學引用的作品。他們有共通的黑色幽默,都喜愛撰寫惡毒文章修理該教訓的老師。
「嗨。」他在她身邊躺下,把頭靠在手上。
「嗨,本尊。」她幾乎看見兩個他。傑瑞臉上的痘痘漸漸消失,變得模糊不清,他在半黑暗中看起來幾近迷人。
「媽呀,」他說。「我們玩得真是開心。」
「嗯。」
傑瑞緩緩點頭,點了好久。他的雙眼在眼鏡後方閃閃發亮,眼神渙散。他嘆了口氣,並調整姿勢以便盤腿坐著。
「有件事……有件事我一直想對妳說。」
媞娜把雙手放在肚子上仰望繁星,星光如針,刺穿樹葉而下。
「噢?」
「就是……呃……」傑瑞伸手摸臉,試圖阻止自己繼續口齒不清。「我想說的是,我喜歡妳。我的意思是,妳知道的。」
媞娜等待著。她原以為自己想小便,但現在她瞭解,那是種刺痛的感覺。一條溫暖的神經在先前意想不到的地方顫動著。
傑瑞搖搖頭。「我不知道該怎麼……好吧。既然我們……既然我們可能不會再見面,我就把話說出來,因為我想讓妳知道我的感覺。」
「好。」
「事情是這樣的。我覺得妳真是個很棒的女孩。而我真希望……這就是我想說的……我真希望自己能遇見一個完全像妳一樣,但長得跟妳不一樣的人。」
那條神經停止顫動。漸漸冷卻下來。雖然她不想聽答案,但她還是開口問了。
「什麼意思?」
「呃……」傑瑞的手重重拍在草地上。「他媽的,拜託,妳知道我的意思。妳是……妳是這樣一個超棒的女孩,跟妳在一起很開心。我……噢,管他去死:我愛妳。我真的愛妳。好了。我說出來了。但就是……」他又重重拍打草地,這次更加無奈。
媞娜幫他把話說完。「但就是我太醜了,所以無法跟我交往。」
他伸手去拉她的手。「媞娜。妳千萬不要……」
她站起來。雙腿站得比她預期的平穩。她低頭看著仍坐在草地上朝她伸手的傑瑞,然後說:「我沒有。你怎麼不去照照他媽的鏡子,看看自己的模樣。」
她大步走開。直到她確定沒人看見,而傑瑞也沒有跟過來時,才允許自己癱倒進灌木叢中。樹枝劃傷她的臉,劃傷她裸露的雙臂,最後將她包圍。她縮起身體,把雙手按在臉上。
最傷人的是,他一直試圖不去傷害她。他說了對她能說的最大讚美。
她就這樣待在她多刺的繭中哭泣,直到淚水流乾。沒有門。沒有出口。她的身體甚至算不上是座監獄,比較像是一只鳥籠,在裡頭完全無法坐著、站立或躺下來。

時光流逝並沒有改善情況。她已學會忍受在鳥籠裡生活,接受她受到的限制。但她拒絕照鏡子。她與人初次見面時,在他人眼中所看到的嫌惡,就足以是鏡子了。
被她逮到走私的人,在失去所有希望時,有時會開始對她尖聲叫囂。對她的長相尖聲叫囂。叫囂說蒙古人什麼的,說她應該從自身的苦難中解脫。她從未對此感到習慣。那就是她一旦指出犯人便把棘手工作交給其他人的原因。為了避免演戲停止而面具脫落時的恐懼。

一個上了年紀的女人正坐在小屋的臺階上看書。一輛腳踏車停靠在籬笆上。那女人在媞娜經過時放下書,在她們對彼此點頭後,她還繼續盯著她看得稍微久了一些。
夏季已經開始了。那女人目光灼熱緊盯她背後時,她走進屋內看見羅藍坐在餐桌旁使用筆電。他在她走進來時抬起頭。「嗨。第一位客人已經到了。」
「對。我看到她了。」
他把注意力轉回到電腦上。媞娜看著桌上攤開的房客名冊,發現那女人名叫莉蕾摩,她的住址位在斯德哥爾摩。他們大部分的房客都來自斯德哥爾摩或赫爾辛基。再加上偶爾有要前往芬蘭的德國人。
在夏天出租那間小屋是羅藍的主意,他在之前聽說數公里外路上的那家民宿經營得很順利。那是在他們剛開始交往時提出的,而媞娜也同意了,因為她希望讓他覺得,他有權決定如何經營這地方。犬舍就在六個月後產生。
「聽著,我想我這週末大概會去舍夫德,」羅藍說。「我想我們這次也許能成功。」
媞娜點點頭。那隻母比特犬泰拉,已兩度獲選為「級別冠軍」,但還未奪過「總冠軍」,這個獎會真正讓羅藍的犬舍出名。那就像是著了迷一樣。當然也是離開這裡的好藉口。去找點樂子。
即使羅藍有想聊天的心情,她也無法開口告訴他工作上發生的事。她反而出門走進森林裡,去找她的那棵樹。

羅斯拉根的夏天來得晚。儘管已到了六月初,也只有白樺長滿葉子;白楊和赤楊在永遠墨綠的針葉林之中,形成一道淡綠色微光。
她沿著通往平坦石地的小徑走。在森林裡,她很安全,她可以放心思考,不用擔心要指手指或被盯著看。就連她還小的時候,也是在森林裡最快樂,那裡沒人看得見她。那場事故發生後,經過了數月她才有足夠的勇氣再走出門外,但當她真的走出去時,那股吸引力更因此變得強大許多。於是她一路走到事故地點,就像現在一樣。
她稱那裡為「舞池」,因為那樣的地方,能讓你想像有精靈在夏夜裡跳舞。你登上一座緩坡,然後森林擴展成一座平臺,連綿不絕的平坦石頭上,有一顆高大松樹從很深的裂縫中生長出來。她小時候曾以為那棵松樹是地球的中心點,是一切像旋轉木馬繞著轉的軸心。
如今那棵松樹只不過是一棵樹的幽靈:裂開的樹幹上有幾根光禿的樹枝從側邊突出來。從前,這些石頭上曾覆蓋著掉落的針葉。現在完全沒有針葉會落下了,而風也已將過往的樹葉吹走。
她在樹旁坐下,把肩膀靠在樹幹上,並輕拍樹幹。「哈囉,老朋友。你好嗎?」
她和那棵樹有過數不清的對話。期末派對結束後那晚,當她終於從諾爾泰利耶回到家時,她直接去找那棵松樹,告訴它所有事,趴在樹皮上哭泣。只有它才會懂,因為他們遭受到相同的命運。

她當時十歲。暑假的最後一星期。由於她不怎麼喜歡跟其他小孩玩耍,所以整個夏天都在小屋幫忙父親工作,當然,她也在森林裡散步和看書。
就在那一天,她帶了【五小冒險】系列的其中一本過去。那本可能是《五小冒險之勇闖比利卡克丘》。她現在不記得了,而那本書也已經毀了。
她正坐在那棵松樹下看書時,突然下起雨來,讓她措手不及。僅僅在數秒之內,雨勢從毛毛雨變成傾盆大雨。幾分鐘後,石地成了洶湧河水沖積的三角洲。媞娜留在原地,松樹的茂密樹冠形成了一把非常有用的傘,讓她能夠繼續閱讀,只有零星幾滴雨落在她書上。
大雷雨越過森林,愈來愈靠近。最後,一聲轟隆巨響傳來,聲音大到她能感覺底下的石頭在震動,而她嚇壞了,把書本闔上,心想儘管天氣不好,也許最好還是盡可能趕回家。
接著眼前只見一道閃亮白光。

她父親在一小時後發現她。若不是他知道她經常去找那棵樹,可能就得花上數天,甚至是數星期。
她躺在樹冠底下。那道閃電劈斷了樹頂後,從樹幹急速直下,一路持續到進入待在樹底的女孩,就在此刻,樹冠墜落下來,落在那孩子上方。她父親說,當他抵達那座平臺,看見那棵損毀的樹時,他的心臟停止跳動。眼前發生的正是他最害怕的事。
他在樹枝之中擠出一條路前進,瞥見她躺在那裡。他使出超乎自己所知的力量,成功將樹冠翻倒,把她救出來。很久以後,他說真正停留在他記憶裡的是那股味道。
「那聞起來像……像是當你試圖用聯結電線發動車子,不小心造成整個線路短路的情況。你看到有火花產生,然後……就是那股同樣的味道。」
她的鼻子、耳朵、手指和腳趾都焦黑了。她的頭髮結成一塊黏在頭上,而她手上那本【五小冒險】的書幾乎燒成脆片。
起初他以為她死了,但當他把耳朵貼上她胸口時,聽見了她的心跳,是微弱的滴答聲響。他將她抱在懷裡,跑著穿越森林,以最快的速度開車前往位於諾爾泰利耶的醫院,她的生命因此得救了。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Substance:WordPress   »  Style:Ahren Ahimsa